当前位置:首页>> 征文 -> 正文

[居家健身抗击疫情征文作品展示]散文《老树下的荫凉》

2020-06-30 13:32中国老年人体育协会

分享到:
0

  故乡是游子心中的一壶老酒,愈久愈香醇,童年的欢乐像一幅年画,定格在故乡的墙上,任谁也无法揭去,尽管岁月流逝,时过境迁,梦里依然是不朽的古村、老院、老树。

  村中的老槐树有上千年的树龄了,历经风雨沧桑,但依旧挺拔俊秀,繁枝茂叶,郁郁葱葱的枝叶向各个方向延伸,手挽手,臂连臂,撑起一片清爽的空间,成为全村人聚居欢乐的中心,也是我们村的一大亮点。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树下就是我们村的广场,大锅饭年代是记工分、开会念报纸、搞批判、唱革命歌曲、演样板戏的场所,现在成了人们茶余饭后聚居的公园。两人方能合抱的大树根部茎的旺盛竟然顶破泥土的包裹露出地面向壁虎似的向四周扣抓着大地,自然而然地成了最佳的座椅.也许是照顾女人的原因吧,从我记事起它一直是大娘大妈、姑姑姨姨和婶娘们的专利,不管来早来迟她们都围坐在那里,拉着细长细长的麻线一针一针地纳鞋底、缝衣服,反正一年四季手里都有干不玩的活计,而嘴也不停地叨咕着东家长西家短,家长里短、鸡毛蒜皮是她们无休止的话题,时而神秘地叽叽喳喳,时而放肆地嘻嘻哈哈,时而粗鲁地推推搡搡,爷们从没人去占领那里也没人理会他们。孩子们则围着大树玩耍嬉闹,当然也就是围着母亲旋转。

  树的南面首先进入你眼帘的就是老人。他们常常在树荫下三个一堆五个一伙地谈论大到国事,小到一年的收成。经常因为一个问题争论的脸红脖子粗的,像吵架一样,那个认真劲,和孩子没啥两样,吵完了,气势汹汹的走了,谁也不理谁。第二天,一见面,哈哈一笑,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那个亲热呀,仿佛两人之间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害的别人虚惊一场。

  无论天气如何,人们在家里都是待不住的,他们会不约而同的三五成群的聚集在树下一起聊天、胡侃。村里的几个教书先生和不多的几个公职人员似乎不常与大伙苟同,自带凳子或马扎,略带些斯文地聚在一起有根有据的谈古论今,尤以辈份较高且又博长擅记的任老先生为最,每每由他开头讲起三国演义、水浒列传、聊斋野史之类,在众人七嘴八舌的填补中达到高潮。兴趣过后也有的拉拉二胡,吹吹笛子、口琴,或来一段蒲剧、眉户,吸引了许多人的叫好声,却没人向城里人那样鼓掌。而更多的人则是或随手捡张飘飞的废纸拍拍坐上,或简单点用脚划拉划拉地面席地而坐,更有省事的脱一只鞋子往屁股下一垫就坐上了,或坐或蹲也没人计较,甚至站着就开始在那儿打扑克、下棋等,更多的是几个人围在一起,随手在地上画出几道不太平行的线条,两人各检几粒土坷拉或树枝当做棋子,玩栽方,一盘完了再一盘,没完没了,不到自家婆娘粗门大嗓的吆喝吃饭总不肯服输歇手。总之,树荫下就是他们的天地,树荫下总有他们的身影和他们洪亮的笑声。老人们吆五喝六的声音,常给我们这个小小的地方带来一些愉悦的气氛,无论是做什么事情他们都是那么认真,任何游戏到了他们那里都变得丰富起来了,路过的行人总会情不自禁的投去一个微笑。

  他们总也离不开那些老树,或许在他们眼里,老树就是他们亲自栽培出来的孩子吧,他们看着其成长、成材,变成参天大树。

  一种人与树的亲情在几代人的风雨中凝成,他们同时成为这里最动人的风景。每次看到树荫下纳凉的人们,心里总有一丝感动。愿他们和这些老树一样,永远是一道引人注目的风景。更愿他们能幸福的生活。

  天气愈来愈热了,今年好象比过去哪一年都闷热,雨水似乎也少了点,住在方格子里的人们似乎也越来越不安静了,常常是凌晨一两点了还不能入睡,孩子的哭声,母亲的责骂,父亲的烦躁,果真谁不留意划根火柴就会燃起一场大火,哈哈,此时此刻我也很想村中的老树,几天后我们将陪伴老父亲去老树下乘凉了。那里有讲不完的故事,那里有谈不尽的婚丧嫁娶,那里更多的是老人们怨天尤人的话题,那里才是人们乐意的场地。

  ——阳光透过树叶乐意洒进不规则的斑斑点点,凉风情愿挤进树叶给这里的人门送来丝丝凉意,它们喜欢这里的人光着脚丫在土里摩挲的快意,喜爱孩子们围着老树追逐的嬉戏,这里不论男女老少谁亮开嗓门的哈哈大笑,没有人会觉得不雅,也没有人会感觉影响他人,这里才是真正的人间乐园,这里才是无限和谐的小区。

  (作者:韩和平)

(责任编辑:徐敏)

联系协会

  • 010-87182417
  • 010-67133577
  • 北京东城区体育馆路9号
    邮编100763
  • zhongguoltx@163.com
  • 返回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