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征文 -> 正文

[居家健身抗击疫情征文作品展示]散文《黄土地的记忆》

2020-06-30 13:17中国老年人体育协会

分享到:
0

  数日前从城里回到瓜峪老家,一切都是那么亲切、和谐、熟悉,就连路旁的小草都在轻轻地抚摸我的裤脚,因为这片承载太多记忆的黄土地让我爱得深沉。

  老去的记忆是泥土的气息:黄土崖上钻出的窑洞,一盘长长的土炕上盘腿而坐的父老乡亲;曲里拐弯的泥泞道路,泥土场地,到处是黄的颜色。面对深厚的黄土地,记忆犹新的是父母在生产队里上工,我们在田野里奔跑。懵懂的我们并不知道大地的深邃,只知道在田边挖洞烤土豆,上树摘桑葚掏鸟窝,兴致勃勃地玩泥巴,累了躺在草地里睡一觉……

  老去的记忆是甜蜜的的流年: 这片质朴的土地养育了质朴的人。叔伯和大爷们光着腿脚,在田里起起落落,耕耘、播种、收获。带着对土地的热情,“面朝黄土,背朝天”。一把汗水,一身泥巴,终年在土地上忙碌劳作。他们对土地无比眷恋,即使漂泊许多年,还是要回到那片热恋的故土。多少回在梦中与大地紧紧相拥。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点,生活这片热土上的人们,内心总萦绕着土地的情愫,咱那“一亩三分地”,咱田里长的田禾、庄稼,源源不断地为我们提供营养与动力。

  逝去的流年是生命的成熟:在艰苦里生息,在希望中期盼,在泥土里爬磨滚大张大的我,在对泥土似懂非懂中渐渐长大。看着父辈们耕耘,让我懂得泥土的忠诚坦荡与无私。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春种、夏管、秋收、冬藏。农历的节气,一轮一轮,碾过身心,铸成淳朴可爱的农人。人勤地不懒,我深有体会。父母是地道的农民,靠种田养育了我们五兄妹,从黎明到夜幕,从青春到白发,用汗水谱就泥土的歌谣,用生命素描农民的画卷。

  黄土地不仅赐予我肢体的成长,还有我喜欢在春雨里咂摸青草的气息;在阳光下翻开土地甜香;在金秋收获泥土的馈赠。我更喜欢大地独有的味道,涩、潮中带着一种淡淡的鲜甜,还有父老乡亲的汗味儿。我传承了父辈那份痴情,对大地充满了热爱;我传承了父辈的技艺,耕地、播种、割麦、脱粒、施肥样样拿手,我仿佛是一棵土生土长的庄稼。

  瓜峪这片土地有些贫瘠,种田的收入和成本支出很不和谐,辛苦一年,收入微博。很多年轻人因此离开故土,扛起行李奔向繁华的城市,在那里寻找自己的位置。有的在城镇开创一片天地,因生活过于劳碌匆忙,家中的承包田撂荒。每当我回到老家帮父母兄弟收种时,也有过一丝的不情愿。我不知道父母的泥土航船还能行进多久,我曾劝他们:年纪大了,放下田地,到城里安享晚年。可八十多岁的父亲一脸严肃:“我是个农民,土地就是我的命,我不种田吃什么?农民不种田,城里饿肚子。”我无言以对,直到今天父亲依旧守在田地里,舍不得丢掉那些老旧淘汰的农具,时不时会拿出来摆弄,缅怀那些过去的时光。

  天空下着雨,经过雨水浸润的田禾喝着了水分,在生长、呼吸,我在泥泞的田垄上行走着。这深深的泥土,这厚厚的大地,能否告诉我,父母将一生融化在默默无闻的土地里,他们能否像大地一样飘散出最纯净的芬芳?这个农民节,是否让他们感到了光荣?得到了实惠?

  望着田野里的蛰伏了一个冬天,开始返青的麦苗,我忘记了那些迷茫,忘记了那些诱惑。光阴游走,社会向前。记忆的土墙,早已由混凝土代替;土场早就铺上水泥,雨后留下几摊积水;熟悉的老人又走了,新人继续补上。趟过记忆的深河,我和土地,我和家乡,虽然早已不同以往,但父老乡亲们在大地上用沉默审视着岁月沧桑。丰收节也好,劳动节也罢,都是存在于大地上的一芥尘事,也许将来,我们的村庄将不复存在,变成城市的一部分,大地接纳一切改变。但是泥土,深深的泥土、广袤的大地,一定不会消逝。待到春风起时,冬眠到坚硬的大地变得松软、灵动。沉睡的植物被唤醒,一切在阳光下卯足精神,欣欣生长,根须牢牢扎进泥土,静待开花,结果。

  (作者:韩和平)

(责任编辑:徐敏)

联系协会

  • 010-87182417
  • 010-67133577
  • 北京东城区体育馆路9号
    邮编100763
  • zhongguoltx@163.com
  • 返回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