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科研探讨 -> 正文

发现了一条主线——对《珍爱自我,成就门球》一文的看法

2021-03-01 08:20中国老年人体育协会

分享到:
0

  我反复阅读、仔细研究了《珍爱自我,成就门球》这篇由《门球之苑》(2020年第十期)杂志主编齐欣操刀的巻首语。从文章的结构上,分析作者的思维逻辑,发现了一条很有意思的主线。

  门球是“草根”运动——滋生了形形色色的陋行——影响到投资商的投资——门球人不愿意为自己的爱好消费——对提供服务的单位挑三拣四——诬组委会赚黑钱——后果很严重。

  《读者杯》是以《门球之苑》杂志命名的、一年一届的全国性重要赛事。很难让读者不联想到,这是在为自己正本清源。本文就按着这条主线,谈一谈笔者的看法。

  一、门球是“草根”运动

  ——“门球是“草根”运动,那么,草根代表的是什么?代表门球是一项接地气的亲民运动”。

  我不明白为什么非要把门球称之“草根”运动?如以此推之,门球人就是“草民”、门球文化就成“草根文化”。其实,门球运动通过几十年的磨砺,陈酿了一种浓厚的门球文化,锻造了一种坚强的门球精神,培养了数以千支、以老年人为主体的门球队伍。他们之中有工人、农民、教师,也有军队干休所的将军、高等院校的教授、政府机关的司局级干部等等。门球运动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是培养良好道德情操的一项高尚的体育活动。

  二、形形色色的陋行

  作者力求通过三个小例子,揭露赛场上“让我们叹为观止的形形色色的陋行”。

  例一:服装不统一

  ——“在某次团体赛的小组赛中,一支来自基层的队伍,因服装不统一的问题,被对手提出质疑。”“这支队伍给出的辩解是,我们是自费的,没有钱买服装。”“我们可爱的门球人做出了惊人之举,五个壮汉全部脱光了上衣,说:这不就统一了……”。

  再看看作者对服装不统一的评论:

  ——“这不是自家的田间地头随便打的练习赛,这是有组织、有计划、有规范要求的全国比赛。统一服装,既是对对手的尊重,也是对赛会的尊重,更是对自己的尊重”。

  ——“听听,对于能够来到赛场的人,喜爱门球的人,基本的运动服装,哪怕一件30几元的T恤,都会消费不起?”

  ——“此刻的赛场俨然有了种搏击对垒的气氛……他们的行为已超出了规则的范畴,触及了门球人的道德底线。”

  评论中有正面教育,但过多的是挖苦和讽刺,这是不应该的。

  这个例子非常“经典”。我对这种因服装不统一,而脱掉上衣的做法表示坚决反对。但认真考量这件事情的全过程,也还有值得研究、探讨和商榷的地方。

  第一,服装不统一是不是犯“法”?《门球竞赛规则与裁判法(2015)》门球竞赛规则中,第二章(球队)第3条(服装)规定:“同队队员着装必须统一,穿平底运动鞋。”但着装不统一如何进行处置,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定。

  第六章比赛通则第19条(违反体育道德行为)规定:“当教练员和队员出现违反体育道德行为时,主裁判员可以酌情采取以下措施:警告、取消击球权……取消教练员和队员的比赛资格”等六项处罚;“情节严重时,赛事委员会可以对球员和球队给予禁赛处罚”。而着装不统一,还不能归结为违反体育道德的行为。这支球队的五名队员,在没有脱掉上衣之前,应该是可以参加比赛的。因为《裁判法》没有“同队着装不统一”就禁赛的处罚规定。主裁判不能因对方提出质疑就取消这支球队的参赛资格,应该做好协调与说服工作。“组委会不会支持他们的理由,对手也拒绝跟他们比赛”,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五个壮汉才做出了“惊人之举”,酿成这种不文明的现象发生,构成了“违反体育道德行为”的要件,必然受到了取消参赛资格的惩罚。

  “人有脸树有皮”。我想也许他们确实是经济并不宽裕,“我们是自费的,没有钱买服装”,是一句老实话、大实话、真实话。他们为了参加全国大赛,自掏腰包支付报名费、住宿费、交通费已经很不容易了,这种精神应该得到肯定。如果不是被逼无奈,谁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脱光了上衣?作者就不要再挖苦人家“连一件30几元的T恤都不愿意消费”、什么“惊人之举”啦!我们也应该设身处地的为他人想一想啊!

  例二,实施有利于己方的“小动作”

  ——“在众多名将云集的‘读者杯'上,有些名将的手段很‘巧妙',比如闪击踩球的时候,将球悄悄在脚下调整位置,这些‘小动作',往往裁判员看不出来,但由此获利的队员,你们就那么心安理得吗?”

  这是一种职业道德的问题,应当给予揭露和批评。

  例三,闭幕式参加人员少

  ——“开幕式人声鼎沸,闭幕式只剩寥寥几支获奖队伍。”

  作者不讲情面的质问:

  ——“那些提前离开赛场的队伍,你们有没有认真想想您来到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仅仅是像影视明星一样走穴?难道您不是赛会的一员,不是展示门球形象的一份子?您虽然没有进入决赛,但您是不是一位热爱门球有追求的人?这样高水平的比赛,是多么难得的学习机会,不珍惜,我们的球技又该如何提高?”

  开幕式隆重、人多,闭幕式松散、人少,这是所有门球赛事中的一种常态。分析其原因:一是赛会没有明确规定,参加开幕式的队伍必须参加闭幕式(当然这是难以作出的)。二是参赛成本的问题,过早淘汰的队要参加闭幕式,势必加大个人消费支出,这在全国赛事中尤为突出。在奥运会、世锦赛中,一些过早淘汰的队员也有提前“打道回府”的。三是门球队是个战斗的集体,走一起走,留一起留。

  所以,作者的“五问”,是没有任何根据的,不能牵强附会。谁都知道,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为打比赛和交流球技;谁也不是学明星一样走穴;谁都知道自己是赛会的一员,尽最大努力展示门球人勇于拼搏的形象;谁都是热爱门球并有所追求的人。不能把没有参加闭幕式,就被指责为不珍惜难得的学习机会,就会影响门球技术水平的提高。

  例四,其他陋习

  ——“那些面对赛场上的纠纷,动辄对裁判员大打出手或罢赛,扰乱赛会秩序的事情……坐在赛场球门前阻止比赛,故意打乱赛场上的球等等”。

  这些违反体育道德的行为,应该给予揭露与批评。

  三、影响投资商的投资

  作者认为,球场上的种种陋习,直接影响到投资商的投资。

  ——“他们看到的是门球比赛是此等无序,门球人是这样的不尊重比赛,他们这项运动有什么值得关注,有什么值得投资?门球人自己都不珍惜自己的比赛,那么投资方就更无所谓了”。

  这是一种理论上的无知、在文字上的表述。投资讲究的是“回报率”。投资商(戏称投机商)追逐的是利润。不赚钱的买卖是不会投的。难道我们的各种门球赛事,安排的井然有序,队员个个精神抖擞,讲文明,懂礼貌,尽显门球人风彩,投资商就会投资吗?纵观国际上的重大体育赛事,脱上衣、做手势(骂人)、甚至肢体接触的不文明行为也并不鲜见,但投资商仍然是趋之若鹜。所以说投资商是否对门球运动投资,与队员的文明程度没有直接关系。

  四、不愿意为门球运动消费

  作者借一位管理门球工作人员的口提出问题:

  ——“为什么门球项目多年来,产业领域都没有什么新的公司进入,都没有什么有影响力的企业找到门球来合作?”

  作者给出的答案是:

  ——“然而多年来,习惯于公费,习惯于福利门球的人们却不愿意为自己的爱好消费,或者对提供服务的单位挑三拣四。”

  投资商不愿意为门球运动投资,归为门球人“形形色色的陋行”;企业不与门球运动合作,归为门球人不愿意为自己喜爱的运动消费。这种观点明显站不住脚,也说明作者对相关经济常识的缺失。

  第一,门球运动具有明显的群众性、公益性特征,个人消费的空间有限:一付球、一根杆、一顶帽子、一套球衣、一双运动鞋足矣,而消费周期至少在3一5年。既使是参加全国大赛,每年也就是一两次,而住宿、餐饮、购物等消费支出,都是为其他行业做了贡献。亊实上,许多门球人是舍得为自己喜爱的门球运动花钱的:杆儿不是一根,帽子不是一顶,运动衣不是一套,运动鞋不是一双;个人的装束也开始围绕着门球运动进行调整,羽绒服要短款的,鞋要软底的,裤子要缩腿的,袜子让要高腰的,手套要断指的。

  第二,当我们看到门球运动对投资、消费拉动很弱的时候,也要研究门球运动如何创造消费需求、增加有效供给的问题。如门球场地可以设置电子积分牌,订制美观大方、统一标准的门球柜,盛装练习用球的球盒,摆放球员休息用的长椅等等。门球器材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如防滑球不防“滑”,号码布不美观、质次价高,门球杆缺少重量在500克以下、适合于女运动员使用的槌头,收缩门球杆没有下蹲式闪球用的握把,有的产品价格过高等等。

  这些问题不去思考,不去研究,不去提出,而一味的去指责门球人思想保守、习惯公款福利性消费、不愿意为个人消费买单等等,这是不利于门球运动健康发展的。

  五、对服务单位“挑三拣四”

  作者巧妙的运用别人的提问的方式把问题引出:

  ——“长寿公司马金凤董事长曾经语重心长地问过门球人:“你总是对办赛单位抱怨,那么你想过没有你缴纳的参赛费是不是足够这么多人为你服务”。

  这是语重心长吗?不是!这是在质问。长寿公司的董事长,你有什么权利质问门球人。还是把你自家的产品做好,满足门球人的需求才是正差。

  六、诬组委会赚黑心钱

  作者在介绍网络直播的好处后,笔锋一转写道:

  ——“区区几元钱的门票,却挡住了很多习惯享受免费午餐的门球人,他们觉得组委会是在赚黑心钱,这个帽子扣的让组委会心痛啊!大家算算账,从直播人员的车马费用、设备费用、网络费用,还有摄制解说人员的辛苦,所有人都应该是免费义务奉献?”

  ——“门球不是竞技体育项目,无论是卖门票也好,还是打赏也罢,也不过是补贴一下,摄制组的辛苦付出,又谈何赚钱呢?

  如果把该文上下串起来研读,就会发现一个“怪圈”:无论是球员服装不统一,还是与门球运动相关企业艰难的发展;无论是《门球之苑》杂志社微薄的利润,还是门球运动网络化严重滞后,都是“习惯享受免费午餐的门球人”惹的祸。不仅如此,他们还给组委会扣上一个赚“黑心钱”的帽子,“让我们心痛啊!”

  看了主编的上述文字,我又觉得很可笑。仿佛看到了一台情景剧,月末,丈夫向妻子报帐:

  妻子说:这帐不对,应该有节余。

  丈夫答:我给你算算,煤气费、水电费、电话费、老朋友结婚和同事生小孩的份子钱,共支出xxxx元,收支平衡,一个月的工资就没了。

  从理论上讲,劳动创造价值,有付出就有报酬。一场赛事,收支相抵,略有结余,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不必斤斤计较个别人的闲言碎语。

  其实,广大门球爱好者对《中国门协》组织的各种全国赛事都是有口皆碑的,非常理解组织全国性大赛的不容易(尤其是在疫情期间),也能体察到裁判员、网络直播、解说嘉宾、具体办会人员的艰辛。这才是门球界的主流看法。

  七、后果很严重

  ——“这些认为收取了自己的费用就要从自己身上赚钱的这个根深蒂固的思维方式,极大地限制了门球产业的发展,无法让门球产业形成一种良性的发展。各个企业就像在贫瘠的土地上争抢,用尽了力气,也只是收获零星,糊口而已,又怎能有个发展呢?”

  这一因果关系太有趣了。先说“因”:“收取自己的费用就要从自己身上赚钱。”这是一种逻辑思维,既“根深蒂固”又属正常。商品和服务只有通过交换才能形成使用价值。没有人因为对方要赚你的钱而不购买商品和服务。再说“果”,这种再正常不过的思维方式,怎么会影响到一种产业的良性发展?怎么会影响到众多企业的可持续发展?风马牛不相及,奇谈矣!

  纵观全篇,从揭露门球人形形色色的陋行开始,进而批评门球人不愿意为门球运动消费的思想观念,指责门球人对服务单位“挑三拣四”的行为,驳斥门球人讲的赛会组委会“赚黑钱”的论调,再进一步论述这些问题所造成的危害:影响投资商的投资,制约了相关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制约了门球运动网络化发展的空间,制约了门球产业的大发展。

  纵观全篇,没有一句是解决门球运动中种种陋行的办法和意见,没有一条是“成就门球”的具体措施。

  (文/韩暖生)

(责任编辑:徐敏)

联系协会

  • 010-87182417
  • 010-67133577
  • 北京东城区体育馆路9号
    邮编100763
  • zhongguoltx@163.com
  • 返回旧版